cc国际网投注册

振兴区域实体经济,推动珠海“二次创业”

        一、回顾——珠海经济特区设立以来的成就与不足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自1980年中央批准设立珠海经济特区以来,珠海从一座落后的边陲小组建设成为现代化花园海滨城市,成为国家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和试验平台,在经济发展、改革创新、对外开放等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和经济日报社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6》,珠海入选40座全国“经济发展最成功的城市”。
伴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发展,横琴自贸区的开发,港珠澳大桥兴建,珠海的区位交通、创新发展、营商环境等方面的优势尤为凸显,在2009年被国务院定位为珠江口西岸核心城市。而在大湾区视角下,珠海与深圳、广州并肩站位,继设立特区后再次站上国家战略的高地。
        然而,当前珠海的制造业基础较弱,人口规模和实体经济规模与其战略地位严重不符。2017年,珠海常驻人口总数全省最低,人口吸附能力较弱;GDP总量在珠三角九市排第八位,在全省排第十位,对珠江口西岸各城市的辐射带动能力不足。珠海亟需“快速提量”做大实体经济,方能紧承机遇,推动“二次创业”,化战略优势为发展优势。
        二、反思——珠海经济特区与广深的发展对比
珠海经济特区前十年(1980-1989)的发展态势很猛,当年的珠海力推“大港口、大工业、大经济、大发展、大繁荣”、“东西两翼开发”的战略,城市发展风生水起,1989年GDP总量在湾区9城市排第三位,仅次于广州、深圳,人均GDP全省首位。但是之后的20多年,珠海的经济发展开始放慢,在当前珠三角9城市中,经济总量仅高于肇庆,人均GDP也从第一降到了第四。
过去近40年,珠海实体经济未能做大,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更多是在特定发展时期下的模式选择和产业选择的问题。
        (一)交通限制、借势不成
        时至今日,任何地区的发展都无法脱离区域甚至国际范围内分工网络。但改革开放初期,珠海对外交通闭塞,偏居一隅,与周边城市产业联动机会较少,对物流成本敏感型的产业吸引力弱。以1980年为例,一个集装箱运到香港,从深圳出发需要300多块钱,珠海运过去要3000块,运费就高10倍。
        20世纪90年代,珠海就对交通高度重视,伶仃洋大桥、广珠铁路、高栏港两个2万吨码头,全部是在1992-1997年间立项获得国家审批。那时珠海就储备了一大批大的交通项目。可惜,由于珠海的人口政策限制,人口规模长期过小,经济总量也偏弱,这就导致机场、大桥、高速公路的建设,估算一下投产和产出比率,收益低下,造成大多数交通基建工程未能顺利完工。
直到2015年,珠海外部缺乏与深圳、香港等地的直接通道,不直通高铁,不直通大桥;内部缺乏与双港(高栏港、金湾机场)连接的高速公路。目前,珠江口东西两岸尚无直达的轨道交通,从珠海到深圳即使乘坐高铁也需要3个小时。机场方面,虽然1995年珠海的金湾机场就已启用,然而从客流量方面来看,仅仅是白云机场的14分之一,和宝安机场的9分之一。
        可以看到,区域交通格局上,珠海存在明显的交通瓶颈,珠三角东翼的交通廊道远远强于西翼。交通不畅导致珠海长期未能融入珠三角的产业分工网络。
另一方面,从外部客观因素来看,珠海临澳门,而非临香港,香港的国际海运、空运、贸易、金融、信息产业对深圳产生极大带动作用。但珠三角西岸与香港之间隔有宽阔的珠江出海口,虽有虎门大桥与水路相通,但绕道费时,未能实现借势发展。
而澳门博彩业独大,对珠海的辐射带动十分有限。可以看到,80年代至今的GDP增长,香港带领深圳一路高歌,而澳门和珠海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状态。
        (二)拒绝低端产业,措施发展良机
        受限于经济基础及人口红利,我国对外发展初期,更多以被动承接发达国家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为主。当“三来一补”的劳动密集型加工转移珠三角时,广州和深圳依托珠江东岸与香港陆路相连区位交通优势承接转移,构成了珠三角制造业的双中心。
但珠海为保护环境,对产业发展设置了高门槛,有污染的都不要,过早放弃了“三来一补”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企业,错过了产业的原始积累,导致珠海长期民营经济发展不足。过去,珠海曾把高科技确定为经济的主打方向,一心追求通过研发孵化高科技产业带动区域发展。但与广州、深圳等城市相比,珠海在高科技产业上并无突出斩获。相反的,深圳依托自身完备的制造链积累,形成了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系;广州则依托自身成熟创新高校和众多研究所,促进院校科研成果产业化。
        非常明显,“绝不破坏环境”的高门槛让珠海错过了第一次转型。而之后的珠海又相继错过了90年代的电子信息制造业和2000年的汽车、轮船、飞机三大制造业。
        近年来,珠海着重引进的“海陆空”重大项目。但受项目投资周期较长、占用资源较多、市场培育需要时间等因素制约,产能释放相对缓慢不能快速转换成经济成绩。
        总之,珠海光有人均高是不够的,只有经济总量上去,人多了,抗风险能力和综合配套才能上大台阶。过去发展经验证明,珠海在借势发展和产业选择方面都没赶上实体经济发展的高速列车。
        三、展望——珠海经济特区二次创业的机遇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时期。在完成资本及技术的原始积累,中国开始主动出击积极布局战略性产业,创新驱动推动产业转移。当下,珠海要直面到经济发展方面的短板,在粤港澳大湾区新时期,必须紧紧抓做历史机遇,推动“二次创业”。
        (一)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
        随着横跨珠江口的若干条交通通道的建设完成,珠海将告别当前必须绕广州才能到达东岸的局面,时间距离从过去近3小时缩短到45分钟,为珠海融入粤港澳湾区“1小时”核心都市圈打下坚实的基础。未来,珠海交通将得到大幅改善,珠江西岸交通枢纽地位日益凸显,珠海与周边制造业发展领先地区联系将更紧密。
        眼下,珠海将实现港珠澳大桥通车、广珠铁路客运改造、机场高速、高栏港高速通车等交通建设项目,珠海将结束与香港、深圳不通铁路、不通大桥,“双港”不通高速的历史。如今深中通道、广珠铁路的建设将使珠三角西岸与东岸运输成本剧减。交通制约的突破将使珠西地区有机会承接广深新一轮产业转移的机遇,珠海则有望深化与香港、深圳的产业合作。
        (二)战略地位愈发凸显
        珠海战略地位十年实现大跨越,从区域核心城市到粤港澳湾区创新中心,集多重国家、省重大战略叠加,战略机遇愈发凸显。
十二五期间,省政府定位珠海为珠江西岸核心城市,奠定珠江口西岸核心城市地位,目标是建设生态文明新特区、科学发展示范市。在十三五开启阶段,国家与省内战略在珠海叠加利好,“一带一路”、自贸区、自创区和珠西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建设正在深入推进,开启珠海创新开放经济新时期。
        《广东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构建“广佛肇+清远、云浮、韶关”“深莞惠+河源、汕尾”“珠中江+阳江”三大新型都市区,促进城市功能互补、产业分工合作和要素资源优化配置,推动区域产业统筹发展。明显,随着珠中江一体化发展,相邻城市联动更加密切,珠海可挖掘与中山、江门及的协同机遇,辐射带动阳江的发展,强化珠江西岸核心城市的区域性综合服务功能,从而提升珠海国际化创新城市职能。
四、建议——珠海振兴实体产业的策略
        在对外交通极大改善及战略地位空前提高的条件下,未来的珠海在发展定位、城市格局、发展理念、产业组合等方面,都会迎来巨大的变化。珠海应该从做大实体经济出发,推进如下几项工作,全力实现“二次创业”目标。
        (一)承接广深产业转移,深化珠中江合作
        1998-2004年,广深两市为优化产业结构,推进“退二进三”,启动“双转移”,转移劳动密集产业。珠江口东部其他地区依靠较好的交通通达性快速承接制造业转移。东莞作为承接产业转移核心区域,依托早期承接劳动力资源,提升产业链配套,逐渐向“世界制造之都”迈进。但是过去由于运输成本因素,珠江西岸成为珠三角产业转移的低梯度地区。
        广深产业转移经历早期劳动力密集产业转移,目前正处于规模化向创新驱动转移交替期,进入“承前启后”的关键阶段。自上而下,从政府规划来看,将提升广深产业附加值,外迁大型制造业国际化创新高地。自下而上,从转移落地产业、项目环节来看,产业承接载体从早期的劳动密集产业不断向新兴技术产业发展;转移项目从早期的制造环节转移逐渐向测试、研发环节。
        面对广深产业转移“承前启后”的机遇和目前所处的产业转移关键节点,结合广深发展战略定位及实际落地项目,珠海应当结合实际积极深化与广深的产业合作,主动承接广深产业转移。
值得注意的是,借势珠西崛起及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带来的产能优势转移,中山与江门在汽车零部件、五金配件、光电子信息等传统优势产业基础,珠海可寻求与中山、江门的合作,发展智能终端、汽车整车等终端产品制造。
        (二)推进基建促进产业落地
        围绕大型交通枢纽(铁路、海港、空港)的建设会自然聚集相关产业,催生出产业机遇。高栏港经济区是珠江口西岸首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在申报高栏港综合保税区。高栏港可建港岸线68.5公里,万吨级以上码头100多个,可建30万吨石化大码头。
        珠海可围绕高栏港自然深水码头的优势,建设世界级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基地、国家级清洁能源基地、国家级石油化工基地。
        (三)通过项目采购引进产业体系
        新能源汽车在政府“国家意志+地方采购”政策市场带动下,无论整车还是模块,投资布局目前均较为活跃。
        以广州市政府采购城市轨道交通供配电设备为例,集聚白云电器等轨道交通产业链行业龙头,城市轨道交通产业迅速发展,产业规模将达1800亿元。
        珠海已通过城市轨道交通项目建设吸引中车布局,未来有望进一步集聚轨道交通上下游企业。新能源汽车的模块及整车项目均有投资体量大、投产达产周期较短的特点,可帮助珠海实现快速提量。
        (四)通过政策基金引导产业集群
        政策驱动实现空降发展的产业及地区,往往具备“国家政府大基金驱动+地方政府专项基金响应”的特点。政策驱动型产业往往是不完全竞争市场,各级政府的资金引导扶持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当前,各地积极抢抓国家投资机会点的地方区域,通常响应顺势出台针对该产业的专项基金,用以引入、培育企业,实现产业快速空降集聚发展。例如:合肥高新区在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出台后,设立总规模为300亿元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功引入京东方等企业。
        珠海基金的设立,意味着珠海正在推动经济增长方式将从财政投资向市场化投资转变。珠海应充分利用珠海基金的产业引导作用,为实体产业项目提供金融资本支持,参与推动珠海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五)借势港澳科研资源育企业
        依据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规划,珠海定位是开阔“港澳市场及创新资源”,建成国际创新资源进入内地的“中转站”。创新是多城市之间的协作关系的体现,科研中心与制造群之间往往形成科技产业对接区。
        由于港澳由于缺乏制造业发展空间,多以创新资源与内地产业化合作方式为主。深珠城际等重大工程的推进,使珠海处于产业带和创新带之间的有利位置,当仁不让应承担创新转化功能。
        不仅如此,广州、深圳作为“珠三角东岸创新走廊”重要城市,均有外溢创新资源的可能。以广深为代表的珠三角东岸创新走廊将成为粤港澳地区重要的创新策源地,将有极大的创新产业外溢可能。珠海作为珠三角西岸的装备制造业产业带中龙头城市,将有更多承接两地创新产业资源机会。
 
参考文献:
〔1〕珠海市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办公室(编).《珠海市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年鉴.2013》[M].珠海:珠海统计局,2016。
〔2〕珠海市统计局(编).《珠海市社会经济十年增长速度:1980—1989》[M].珠海:珠海出版社,1990.
〔3〕吴松营(着).《深圳的艰难与辉煌》[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5.
 
 
作者:黄晓森
 

发布日期:2018-11-12 10:44:46 本信息被浏览次数: